飞鸟流逝


我只是一株山坡头上的狗尾草
时常仰望着飞鸟从头顶的飞去
却不能抢走飞鸟的余光
曾经以为自己是TA筑巢的基本
曾经以为自己是TA充饥的依靠
原来自己只是TA飞往南方时的一个驻足站
为了TA的停留而伸出了自己那弱弱的肩头
压低了肩膀压弯了腰
压灭了我那曾经的仰望
剩下着自己的落寞与飘零
仰望并不是属于我的东西
飞,不是适应我的应用
我的归处也许在那三千米的地下
那里有发现我的_!
有承认我的世界
也许那里的一切都没有你的光鲜
也许对你来说那里是阴暗,那里是黑潮
只是那里是属于我的归处
再见,曾经自己向往的光明
也许我还会回来,回到那曾经是世界
也许我消失在了黑暗里,跌倒在了角落旁
所谓的失望
所谓的不满
...
...
...
所谓的飞,见鬼去吧····



[本日志由 菟籽 于 2012-03-11 02:17 AM 更新]
上一篇: 小小的世界
下一篇: 一年半了,安否?
文章来自: 本站原创
引用通告: 查看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 狗尾草 菟籽
相关日志:
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1637
发表评论
昵 称:
密 码: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.
邮 箱: 邮件地址支持Gravatar头像,邮箱地址不会公开.
网 址: 输入网址便于回访.
内 容:
验证码:
选 项:
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,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,建议您注册帐号.
字数限制 1000 字 | UBB代码 开启 | [img]标签 关闭